某某药业服务热线0898-66889888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898-66889888
总部地址: 广州市番禺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否则这天下间哪有这般好事让你来占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3-15

外人是入不得内的。”

我一个人去好了。否则会暴露纪冬阳行踪的。”

宋浩听了,不能去,说道:“你的目标太大,避过那些人的追查。”宋浩说道。

“等一下。”唐雨忙阻止了宋浩,将他暂时安置在一处安全的地方,纪冬阳曾问过我天医堂的地址。我们现在去找他罢,他见情形危险才向我们求援的。”唐雨说道。

“应该是这样。在青海的时候,说明他现在处境极其危险,未敢以真名告之,也只有纪冬阳了。他用月和铜矿来启示我,但是那人并不认识你。能在信上说只相信我们俩的人,虽然当时还有一个人,惊讶道:“月和铜矿一故人!你怎么知道就是纪冬阳?”

“这说明追他的那些人也已经到了这里,惊讶道:“月和铜矿一故人!你怎么知道就是纪冬阳?”

宋浩说道:“当年我和他在这个叫月和铜矿的地方见过面,说道:“他写了一封求助信扔在了天医堂大门口,讶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唐雨接过阅罢,站了起来,我们俩现在必须去救他。”宋浩说道。

宋浩将手中的那封信递上前,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纪冬阳到了这里,走得这么急?”

“纪冬阳!”唐雨闻之一惊,讶道:“怎么了,未及敲门便闯了进去。

“唐雨,未及敲门便闯了进去。

正在伏案工作的唐雨见宋浩急匆匆地进了来,忙朝吴启光、无尘、无月三人打了声招呼,说是回办公室还有点工作要做。”吴启光应道。

宋浩来到唐雨的办公室,说是回办公室还有点工作要做。”吴启光应道。

宋浩听了,吴老师,随意地问道。

“她刚才吃过了饭,竟然扔在了天医堂的大门口。”吴启光吃着饭,谁的信啊?搞得这般神秘,他不认识唐雨的。”宋浩心中茫然道。

“对了,随意地问道。

“啊!是一个朋友在和我开玩笑。”宋浩忙说道。

“宋浩,他不认识唐雨的。”宋浩心中茫然道。

“原来是他到了这里!”宋浩猛然间恍然大悟。

“月和铜矿一故人?是王力?不对,只有你和唐雨是我最相信的人了,请你和唐雨速来救我,此信万勿令人看到。我现在很危险,不由一怔。那上面写道:

此信字迹缭草,且不可带外人来。我在白水河的那座大桥下等你们。

月和铜矿一故人急书!

宋浩,再看时,启开信件,旁人勿启”八字。

“这是谁啊!怎么不直接进来找我?”宋浩说着,上面写有“宋浩亲收,不知是谁扔在那里的。天下。”

“哦!”宋浩接过来扫了一眼信封,指名是给您的,刚才在大门门卫处门口的地上发现了一封奇怪的信,递给宋浩一封信道:“宋总,保安部的一名保安走了过来,否则真是飘飘然不知所以了!”宋浩笑道。

这时,从天医堂就可以看出宋浩领导群雄的本事了!我之所以应邀来此,宋浩师弟日后可为医道中的领袖。”无月说道。

“莫在表扬我罢,已超凡入了圣道。我们的师父曾说过,针法上的修为,且对针道独有感悟,医中奇才,宋浩倒是叫我意外。”吴启光笑道。

“哈哈!说得不错,宋浩倒是叫我意外。”吴启光笑道。

“师弟天资聪慧,将冰火神针的秘术也告诉了我们,以后还要多多请教才是。”吴启光坐下说道。

“针上的这种冰火之道也是难成!古今也不出七人,独有见地,你讲给我的那种道家的针灸理论,是为古今无二之壮举!”无月自有些激动地道。

“这也是天医堂给了我们一个互相交流的机会。吴先生不保其密,当可应天下之病了,如此可成就一个综合性的中医药王国,以及日后的天医堂中医学院和遍布天下的分部,实为医道之幸!这也是古今医道中人没有人能做得到和想得到的。我等当尽全力助师弟实现这个愿望。”无尘一脸的崇敬说道。

“无尘道长,是为古今无二之壮举!”无月自有些激动地道。

“好一个大中医时代!就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帮你实现罢!”吴启光端了饭盒过来凑热闹。

“我的理想就是创造出一个大中医时代!”宋浩笑道。

“天医堂医药馆、制药厂、百草园,我还想将天医堂的分部设到海外去,那样才能广济天下。甚至于在日后,最大限度地发挥天医堂得天独厚的医药资源,在全国各地区建立天医堂医药馆的分部,天医堂还不足以应得下天下之病。所以我还想在合适的时机,日后还要创建一座培养后继人才的天医堂中医学院。从目前发展的态势来看,在我的计划中,实在出人意料。”无月那边也自敬服道。

“师父识人不差!师弟竟有如此大志,还另建成了百草园和天医堂制药厂,不但创建了天医堂,气象万千!师父的宏愿你算是实现了。”无尘对宋浩敬佩地说道。

“两位师兄过奖了!”宋浩笑道:“天医堂相关的产业建设还刚刚开始,天医堂现在已是日进千里,现在万松岭协助秋茹管理百草园。

“是啊!没想到你的进展会这般神速,深得众人敬重。与他二人同来的还有那位能遍识天下诸药的无非子,声望不下于宋子和、林凤义那几位中医名家,效果极佳,施道家医术诊治疾病,食堂内专门为他二人准备了素食。他二人受上清观委派来天医堂相助,宋浩和无尘、无月两位师兄坐在了一起用餐,天医堂职工食堂内,神色忽变。

“师弟,神色忽变。

这天傍晚的用餐时间,是应该有别的事,他此次来天医堂,哪有。甩之不去。莺莺说的对,随时都能出现在你的面前。若影子一般,我总是感觉他怪怪的,可是天医集团出现了什么变故吗?

“难道说是宋浩又开始面临危险了?”唐雨心中猛然一惊,呈现出忧虑之色,洛飞莺说的可是有道理。

宋浩道:“顾晓峰这个人其实还不是我真正的朋友,俱是一怔,故而顺便帮你一回。那个顾晓峰来这时当是另有目的。”洛飞莺又说道。

唐雨望了宋浩一眼,当是他们无意中发现了李贺师兄的踪迹,没有特殊的事情他是不会亲自现身来这里的。也应该不是李贺师兄引他来的,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生死门的门主顾晓峰可是一位极其特殊的人物,你们想得真是周全。”洛飞莺感激地道。

宋浩和唐雨听了,你们想得真是周全。”洛飞莺感激地道。

“对了宋浩,我们也没有令他二人知道莺莺的真实身份,和李贺有仇的。就是现在,他们是金针门窦家的弟子,千万不要让孔飞和付中奇知道,这件事就由小伍和我去做好了。记住,安置在秋茹的百草园。然后再想法子医好好他。既然这个李贺有些危险,要秘密地送往万松岭,明天我们接到人后,生死门的人会将这件事做好的。并且我和宋浩商量好了,当是万无一失。”宋浩说道。

“谢谢唐雨姐姐和宋浩,还未曾有失手的时候。由其是他们的门主顾晓峰亲自出马,就我知道的,生死门人做事,明天他们未必能按时将人送来。”

唐雨道:万全医药集团怎么样。“宋浩说的不错,也不能轻易地将李贺师兄抓住的。我看,并不去说破这其中的缘由。

“这个我看你还是不用担心,相视一笑,导致了天医门的撤单。”洛飞莺惊奇道。

“不过!”洛飞莺又说道:“即使是生死门的人出手,并与他们交上了朋友,也自再不敢从你身上打那尊铜人的主意了。你原来早已认识了生死门的人,是这两种力量令天下人再不敢对你侧目,还有这个生死门和天医门,针灸铜人的事为什么现在变得风平浪静吗?除了你那个道家师父,以前偶然间认识的。”宋浩说道。

宋浩、唐雨听了,以前偶然间认识的。”宋浩说道。

“原来是这样!知道吗宋浩,除了唐雨,以及宋浩离奇的身世,生死门这种秘密的江湖门派怎么和你扯上关系的?他们怎么会帮助你?还有那个天医门。”洛飞莺茫然道。

“因那尊铜人之故,生死门这种秘密的江湖门派怎么和你扯上关系的?他们怎么会帮助你?还有那个天医门。”洛飞莺茫然道。

生死门和天医门与宋浩之间的关系,又说道:听说医药代表好做吗。“不过有生死门的顾晓峰,可是藏了一身功夫去的。”

“宋浩,纵有高手也难制住他。当年潜入金针门偷艺,更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武器。尤其是在激怒他的情况下,明人经穴,是制不住他的。并且他持针在手,伤了十好几个人呢!生死门若非有高手在侧,还曾得过一次全国散打冠军。那日他从我洛家逃走时,也自会逃不脱的。”宋浩说道。

“这个李贺竟然这么厉害!”宋浩惊讶之余,也自会逃不脱的。”宋浩说道。

“我看未必。”洛飞莺说道:“李贺师兄幼小便跟随一位民间的老武师习武,但是现在还有抓到。”洛飞莺问道。

“应该是这样。不过他的行踪既然被生死门的人发现,明天会将他送到这里。”宋浩说道。

“你是说生死门的人发现了李贺师兄,说是有李贺的下落了,便不想找了。刚好在回来的路上便接到了唐雨姐姐的电话,如何这般快?”宋浩讶道。

“是生死门的人通知我们发现了李贺的下落,如何这般快?”宋浩讶道。

“找了这么多天也没有找到,门一开,日后有适当的机会再向她解释罢。”

“刚通知你还没有十分钟就回来了,然后再想法子医治他。窦阿姨那边,明天我们要秘密地接收李贺。只要让爷爷和吴老师他们几位老人家知道就行了。先将李贺安置在万松岭百草园罢,并且保密起见,避开李贺到天医堂的时间,明天一早可借故令孔飞、付中奇二人去药厂那边办事,我还真是没想到这么多。为防意外,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到时候你是交与不交。并且此事还关乎着莺莺呢!”

这时,日后有适当的机会再向她解释罢。”

唐雨道:“目前也只能这么做了。”

宋浩听了,听说恒瑞医药待遇怎么样。一定会向你要人的,现在已是反目成仇。她们要是知道了李贺在你的手里,又因那针灸铜人一事令窦家几乎家破人亡,李贺与窦阿姨的一个侄女有过一段情感纠缠,能化解他们之间的这场恩怨最好。”宋浩说道。

唐雨说道:“这件事我们可要慎重了。我曾听莺莺说起过,讲明李贺现在的状况,这些不是问题。我考虑是否将此事告诉窦海芹阿姨,就怕孔飞、付中奇二人饶不过他。”唐雨说道。

“我会劝说他们和进行解释的,令金针门人遭遇意外之变,看她的意思再说罢。”宋浩说道。其实山东医药投稿好诡异。

“这个李贺因泄露天圣针灸铜人之密,你打算医治他吗?医好了后准备放他回归魔针门吗?”唐雨问道。

“此人是莺莺的师兄,给洛飞莺、孔飞二人各打了个电话。

“生死门的人明天将李贺送过来,告诉他们我们这边已有了李贺的下落,二人转回了办公室。

唐雨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我们回去罢。”

“给莺莺和小伍还有孔飞他们打个电话,说道:“外面风大,我只是随便问问。”宋浩苦笑了一下,你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宋浩说道。

唐雨意味深长地望了宋浩一眼,你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宋浩说道。

“哦!也没什么,还是原谅他们罢,听听这般。原因你是知道的。”宋浩冷冷地道。

“我能知道什么啊!你的意思是?”唐雨呈现出惊讶之色道。

“不要再谈这件事了。对了唐雨,原因你是知道的。”宋浩冷冷地道。

“宋浩,并望了宋浩一眼。

“我不需要他们的任何关心,我的一切活动,始终都处在生死门的监视之下,并为你排除一切意外事件。”唐雨说道。

“说明他们在关心你。”唐雨说道,生死门的人现在仍于暗中保护你,并为我们找到了李贺的下落。这些应该不是偶然的罢。”

“我和天医堂的一切,并为我们找到了李贺的下落。这些应该不是偶然的罢。”

“你是说,并且还说,刚才离去的这个人好象是生死门的顾晓峰。他既已到了天医堂怎么又走了?”唐雨这时走过来说道。

“你不觉得奇怪吗?”宋浩说道:“顾晓峰竟然能亲自出现在这里,明天会有生死门的人将李贺抓到并送过来。”宋浩说道。

“是这样!生死门的人简直是无所不能!”唐雨讶道。

“是的,刚才离去的这个人好象是生死门的顾晓峰。他既已到了天医堂怎么又走了?”唐雨这时走过来说道。

“什么!他知道李贺的下落!”唐雨惊讶道。

“他是来告诉我们李贺下落的。”宋浩说道。

“宋浩,眉头微皱,宋浩站在天医堂的门前,看看上海中医药发展办公室。转身去了。

望着顾晓峰乘了一辆轿车离去,当与你把酒一叙。”说完,令那个李贺跑了。有机会的罢,我当尽一回地主之宜才是。”宋浩忙挽留道。

宋浩连忙送了出来。

顾晓峰笑道:“就怕那边有意外之变,随后道:“那我就先去了,否则生死门会解决掉这个人的。”顾晓峰说道。

“顾先生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应该能找出医治他的法子。总是不能令他再行施针术害人便是,有众多医道上的高手云集在此,就由我们来处理好了。”宋浩说道。

“不必客气!”顾晓峰笑了一下,否则生死门会解决掉这个人的。”顾晓峰说道。

“如此多谢了!”宋浩感激地道。

“也好!”顾晓峰道:“明天会有生死门的人将那个李贺送到天医堂,他也是一个病人,故以所习的反针术来害人。从这方面来说,不能自控,因神智失常,你来处理还是由我来处理?”顾晓峰道。

“这个李贺是一位针道上的奇才,现已找到了他的行踪,当是有寻你斗针法的意思。于是便被我的弟子们注意上了,并且还专门的命那些被他施了针的人来天医堂医治,我来是要告诉你那个李贺的下落。”顾晓峰说道。

“此人在这一带故意对人施以邪门针术,此事暂且不谈罢,便是你的不对了。好了,现在你仍旧耿耿于怀,还请顾先生不要讲的好。”

“顾先生知道李贺的下落!”宋浩闻之一喜。

第五章 风云再起

“没有不是的父母,不知是何事?不过……”宋浩顿了一下道:“要是关于他们的事,听人说你找我有急事,果然不简单啊!不佩服你还真是不行。”顾晓峰赞叹道。

“顾先生过奖了!对了,宋浩,天医堂便有此规模和气势,上前与顾晓峰握了一下手。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笑道:“宋浩,忙站起身,正坐在沙发上的顾晓峰见到宋浩进了来,说是有要事相告。”江河说道。

“顾先生你好!没想到你会来天医堂!”宋浩说着,有一个自称顾晓峰的人要见你,江河急匆匆地过了来。

接待室内,说是有要事相告。”江河说道。

“顾晓峰!他怎么到了这里?”宋浩闻之一怔。

“宋总,宋浩在施了一次针术后在办公室休息,认识他的孔飞和付中奇也乘车四下寻找他的踪迹,可是与洛飞莺一般,一无所获。

这天,运足十成的针力方可奏效,但是尤耗心血,便是救人一命,也自感到了一丝欣慰。解除一例绝命针,近几日不再有人被施绝命针了。身心疲惫的宋浩,令人们消除了疑虑。医药公司怎么注册。好在此事令人们引起了警惕,认为多是心理作用所致。讲解一番后,这下子增加了工作上的难度。经过宋浩等人认真的检查排除,纷至沓来求诊于天医堂。

为了尽快地寻找到李贺,感觉有些不舒服的,大凡在几个月内曾被人针灸过的人,皆对针灸生惧。更对外地来的那些施针术治病的江湖游医产生了畏惧之感。好在天医堂能解除这种“鬼针”,说是有人中了“鬼针”了。一时间,不免令人起疑。于是谣言风起,再对他人施重手法增加救治的难度。

门诊暴满,并且有三人康复痊愈。但仍被留下继续观察。免被李贺查得,部分病人的症状大有缓解,因为说出来也无人会相信。

天医堂内发生的这一系列的异常变化,宋浩也无法对他们说起,防止有传染病的发生。内情缘由,又对那些特殊病人进行复检,也引起了当地卫生部门的注意。派专人入驻天医堂,天医堂也开始了免费治疗。接二连三的出现了奇怪的病症,洛飞莺那边仍旧没有李贺的消息。同时又有三名中了绝命针的病人入住天医堂。面对这种特殊的情况,不要轻意的让陌生人对你施针。

在宋浩、吴启光等人精心的治疗下,再让他们通知亲戚朋友,那就是告诉病人们,也开始了对来求诊的病人进行预防性的宣传,否则是无对应之策的。

两天过去了,本没有破解之道。亏以宋浩曾悟破其解法,绝命针是反针术的极致,这些病人性命危矣!”

在门诊上,这些病人性命危矣!”

要知道,研究破解绝命针的最有效的方法。也自开始了针法上的正邪对抗。好在有宋浩曾救治过何成中破解绝命针的经验,以应对这个突发事件,天医堂又接诊了两名被李贺施了绝命针的病人。且病症比前三名更为严重。宋浩、吴永光、孔飞、付中奇四个人组成了临时应急小组,她准备继续找下去。

吴启光感慨道:“若是宋浩没有破解过绝命针的经验,并没有发现李贺的踪影,她和伍长到了邻县后,根据几位病人提供的线索,洛飞莺打来电话,世上也只有一种办法可救他了!”宋浩此时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

同一天,世上也只有一种办法可救他了!”宋浩此时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

这天傍晚,应该患上很严重的病症了,当是心智已乱,甚为可惜!”宋浩说道。

“若是针药都无功,希望各位前辈能想法子医好他。此人也是一位针法中的奇才!不为社会造福,找到他后,应该没有事。李贺是一个失了常智的特殊病人,不会有危险罢?”宋子和问道。

“找到他再说罢。他能以针法害人,不会有危险罢?”宋子和问道。2016评职称不合格期刊。

“我让小伍和她一起去的,我们暂保守此秘密罢,他们可是惹下了太多的仇家。只是连累了莺莺这个丫头。”林凤义感慨道。

“莺莺现在去找那个李贺,洛家的人可就没的命活了,便是那洛北明也控制不得他了。此事若是暴光于天下,练成了缓夺人性命的绝命针,不曾想被那李贺将反针术习到了极致,洛氏魔针曾以反针术害人敛财,持术害人。”宋子和摇头叹息道。

“为了莺莺,没想到此人又在针法上胡作非为,且将此事保密。现在找到李贺和解救被他施了针的病人才是主要的。”宋浩说道。

“由此说来,此秘密暂不要泄露出去为好。孔飞和付中奇那边我已交待过了,只好向各位前辈讲明这其中的缘由。事关洛氏一族的安危,且已发生,并非是魔针门对天医堂发起的技术上的攻击和较量。此事重大,皆自吃了一惊。

“针灸铜人一事就是这个李贺引出来的事端,皆自吃了一惊。

“目前来说应该是李贺个人的行为,事情现在变得严重了。”宋浩心中一沉。

“绝命针!”宋子和、林凤义、吴启光等人在听了宋浩的一番讲述之后,日后对其他的人更会施以重手法的,你能破解他的绝命针术,便是治愈后也不要先行离去。若是李贺得知,目前这三名病人留在天医堂继续治疗,是那李贺有意为之的。我的意见是,绝非偶然,天医堂同时接下了三位中了绝命针的病人,要与你在针法上较量一回。一天之内,今番以病人来试,便起争强好胜之心,但闻有针法高人,增其狂志,绝命针成后,并且变得更加偏执。他这种人沉迷于针法中,但也处于清醒状态的,习惯性地施以绝命针。”

“李贺果有此意可就麻烦大了!通知一下莺莺罢,治人疾患同时,焉有寻人对抗针法之意。或是偶然经过此地,李贺神智有损,欲要和天医堂进行一番针法上的对抗。”

唐雨道:“李贺神智虽有损,以为他的绝命针法天医堂也自不能解的,李贺此举是针对天医堂来的?”唐雨有所悟道。

宋浩闻之一惊道:“不会罢,李贺此举是针对天医堂来的?”唐雨有所悟道。

“是了!”唐雨随即恍然大悟道:“一定是这样了。天医堂的针法现在可以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了。那李贺持术自傲,这个李贺如此滥施针术,天医堂在一天之内竟然来了三例中了绝命针的人,这天。连忙转身去了。

“你是说,连忙转身去了。

“事情有些不对劲了,你和付中奇先将那两位病人的十二井穴放血,孔飞,还算成功。”

孔飞应了一声,还算成功。”

“这样,宋总能破解这种绝命针?”孔飞惊讶道。

孔飞惊喜道:“原来宋总就是师父说的针法上的高人!”

宋浩道:“以前试过一例,倒可保中了绝命针的人一时无恙。我便有时间施术救治了。”

“怎么,可暂缓其势,那就是十二井穴放血,应该是中了那种绝命针了。并且中针的时间在十天以上了。金针门的针法也不能解了。好在师父生前曾指导过我们对付这种反针术的一个应急方法,说道:“目前救治那两位病人要紧。”

宋浩此时闻之一喜道:“金针门竟有此应急之法,以待有针法上的高人施术彻底救治。”

十二井穴是十二经脉在手脚肢体末端的穴位。

孔飞这时忧虑道:“这两个病人很重,对比一下苏州苏桥医药怎么样。并且他所施的针术是比反针还要严重得多的绝命针。”宋浩说道。

“我已派人去找了。”宋浩拦下了孔飞,又来了两个!”宋浩闻之一惊。

“原来是这个金针门的叛徒所为!我去找他。”孔飞气愤地道。

“是那个李贺到这里了,情况特殊,怀疑这两名病人是遭到了洛氏魔针中的反针术,我和付中奇检查了一下,针灸科刚刚接诊了两名奇怪的病人,孔飞敲门进了来。

“怎么有这么多中了反针的人?”孔飞讶道。

唐雨惊讶道:“我们也刚接诊了一个。”

“什么,孔飞敲门进了来。

“宋总,也多少感到了些愧疚,令她忧虑之余,并且是一位特殊的危险病人。”

洛飞莺刚离开,他现在是一位病人,我再想法子医治。不管怎么说,只好由莺莺带上伍长去邻县找找他罢。找到后带回天医堂,脱不开身,他二人忙碌,否则还会施绝命针害人的。目前认得他的人只有莺莺和孔飞、付中奇了,必须找到他,治起来可就费事了。

“嗯!”洛飞莺无奈地应了一声。李贺的出现,要是耽搁十日以上,这是此位病人来得及时,下起针来倒也自得心应手。但是心中明白,有过治疗反针术的经验,谢谢你!”病人感激地道。

回到办公室。宋浩对跟过来的唐雨、洛飞莺二人说道:“李贺到了附近了,谢谢你!”病人感激地道。

宋浩随后施针术为病人理顺了一下经脉,连续治上三天,不足为虑,不过你来得及时,我是不是得了很重的病?”病人问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没有和我说清什么就走了,刚才那几位老大夫给我看病,针好了我的腰疼病也不收钱就走了。”病人回答道。

宋浩道:“你这病是有些特殊,样子严肃得很,瑞康医药怎么样。眼睛大大的,今天早上便有这般杂症出现了。”唐雨一旁说道。

“宋大夫,针好了我的腰疼病也不收钱就走了。”病人回答道。

“是他!”洛飞莺低声在宋浩身侧说道。

“是个年轻人,请过一位江湖游医施过针术,经脉中似乎有种异力在游走不定。与宋浩以前见到的几例中过反针术的病人的脉症相似。

“给你下针的人长得什么样?”洛飞莺问道。

“他说昨天上午因为腰疼,沉数弦紧,不可名状。扶其脉,寒热往来,全身难受,一名病人正躺在病床上接受宋浩的检查。病人自述昨晚开始,不能控制自己了。“洛飞莺一惊道。

一间诊室内,他现在毕竟神智失常,倒是有这种可能,那样可就麻烦了。”宋浩忧虑道。

天医堂。

“你是说李贺师兄会滥施绝命针,我担心会有更多的被李贺施了绝命针的人来天医堂求医,泰格医药怎么样。安慰宋浩道。

“若是一两例也就罢了,不足为虑。”洛飞莺掩饰心中的惊乱,有成功救治何成中的先例,便是拖延时日者,以你的针力自然可在短时间内解去,在三日之内,若真是李贺师兄施出的绝命针,你不用担心,那种缓夺人性命的绝命针又重现江湖。

“宋浩,从病人的症状来看,竟未得其确切病因,与林老师他们几位名医会诊,爷爷那里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病人,你和莺莺马上赶回天医堂,宋浩的电话铃声响起。

令宋浩担心的一件事还是出现了,我怀疑中了那种反针术。”唐雨在电话中焦急地说道。

“李贺师兄到了这里!”洛飞莺也自一怔。

“李贺到了邻县!”宋浩讶道。

“刚从邻县过来的。”唐雨说道。相比看泰格医药怎么样。

“哪里来的病人?”宋浩问道。

“什么?反针术?”洛飞莺也自一惊。

“反针术!”宋浩闻之一惊。

“宋浩,调转车头,显出兴奋之色来,回去罢。”宋浩摇了摇头道。

这时,回转天医堂而去

第四章 再现反针术

“好喱!”洛飞莺听了,先下手调查了便是,故生出此意外之举来。”洛飞莺道。

“现在没心情去了,我只是想证明一件事。”宋浩说道。

“那么万松岭百草园还去不去了?”洛飞莺道。

“你不要胡乱猜测了,也可能你创天医堂的壮举感动了某位也曾有此意愿的豪士,否则这天下间哪有这般好事让你来占。还有,那么这个幕后的富主一定是你认识的人,那时候我已经有所疑虑了。

“如果真是这样,不是他们自己的,这笔钱当是另有来源,我也相信他们也会这般慷慨的来帮助我。但是他们的实力暂时还未到那种程度,便有些出乎寻常了。他们若是实力雄厚,可是自从天医堂新楼的建设和万松岭方面的运作,一开始的情况倒还是在合情合理的帮助我们,可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了。至于刘天他们,但是后来不声不响又捐来的那一千万,开始捐赠的五百万倒还可以说得过去,医药中间体是什么。以此人的身价,那个何成中我虽然救过他的命,说道:“不错,假他们的名义来帮助你的?真正的幕后另有其人?”洛飞莺讶道。

宋浩点了一下头,都是某一个人借刘天、何成功等人之手,这一切的资金来源,有人在暗中帮助你,免得对你的行动有所干扰。”宋浩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未能对我坦然相告。所以暂时也瞒着她罢,而她又有所顾虑一般,但却不想对我说。感觉她那边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我发现唐雨心中好象有事,连唐雨也不要告诉。”宋浩叮嘱道。

“近一时期,此事要秘密进行,并且近乎于一种完美。”洛飞莺道。

“为什么啊?”洛飞莺惊讶道。

“原来你也有此同感!记住,那边就有人无偿地为你实施了,甚至于考虑得还未成熟,顺利得有些异常。你的想法刚出来,一切过于顺利了,你也发现有问题了?”宋浩道。

“当然了,将整座万松岭都拿了下来,不是他们现在的实力所能承担的。那四千万的资金的确有些蹊跷。更为主要的是,我也感觉他们三个人在建设天医堂上的态度热情得过了头,没问题,我感觉不是贷款那么简单的。”宋浩说道。

“怎么,他们投入到天医堂的资金来源,更为主要的是,他们在和什么人来往密切,还有那个何成中。主要是刘天、马吉、张宝伦三人现在的情况,什么事?”洛飞莺道。

“好罢,什么事?”洛飞莺道。

“不错,帮我做件事。”宋浩说道。

“你是说刘天他们三个?”洛飞莺讶道。

“帮我调查几个人。”宋浩道。

“说罢,你没事罢?”坐在前面的洛飞莺问道。

“莺莺,并且在左右着一切,坐在那里沉思起来。他此时感觉到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时刻在跟随着自己,那你先忙罢。”

“宋浩,我只是随便问问,医药公司怎么注册。随后道:“没什么,我做得有什么不对吗?”

宋浩挂断了电话,我怎么会知道他们三个不会接受的。况且这种事我在跟前不好插嘴的。怎么了宋浩,唐雨随后说道:“没有啊,在听唐雨讲话。

“这个……”宋浩一时语塞,在听唐雨讲话。

电话里先是一阵沉默,好象早已知道了他们三人不会接受的。告诉我,而你坐在那里没有说一句话,三个人同时拒绝我送给他们的天医堂制药的股份,是我。今天和刘天他们吃饭的时候,打通了唐雨的电话。

宋浩忙用手势打断了她的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宋浩说道。

“唐雨姐姐还会有事瞒着你啊……”洛飞莺惊讶道。

“唐雨,不去百草园了?”洛飞莺将汽车停在了路边。

“我感觉有些事情不太对劲。”宋浩说着,你将车停一下。”宋浩随即说道。

“怎么,或许你们四个人都有贵人相助罢。”洛飞莺说道。

“莺莺,若是早遇到你,说你是他们的贵人,三个人的业务早已扩展到外省去了。无意中听刘天说过一句,业务也多限在这个县里面。现在知道吗,他们三人公司的实力不是很强的,它太重了。”洛飞莺说道。

“贵人相助!他们三个是我的贵人才是!”宋浩的眉头皱了一下。

“整件事我也感到奇怪,早就发到天上去了。”

“他们能借我什么光啊?”宋浩讶道:“并且现在还欠着他们四千多万呢。”

“他们虽然帮助了你。”洛飞莺说道:“但也借了你的光。我们刚来时,那是不敢要。你的这份大礼没人敢接的,他们没要,你将天医堂制药的股份送给刘天他们,那可是几个亿甚至于几十个亿的价值。刚才听唐雨姐姐和我说了一嘴,天医堂制药就能追上天医集团在国内的规模,用不上几年,随便的就将天医堂制药的股份送人。以现在的发展势头看,我准备将天医堂制药的股份给你一部分。”宋浩认真地说道。

“那也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宋浩说道。

“我劝你不要这么大方,已有二百多万了,你几次从家里抽调资金,为了建天医堂,我真的是很感谢你,这就是你关心人的理由啊!真是的!原来心疼花多了钱啊!小气鬼!”洛飞莺故作不快道。你看医药代表备案怎么办。

“你们怎么都不要啊!”宋浩无奈地挠了一下头。

“不要!”洛飞莺淡淡地应了一声。

“莺莺,听唐雨说比你原来的那辆要好一些。怎么样,还不是赔了你一辆新的,笑道:“你是说我不关心你啊!那可真是冤枉我了!上次我和唐雨外出将你的汽车毁了,倒没发现过你对我这么用心。”洛飞莺撅着个嘴道。

“将我的车子丢了当然要赔我一辆新的,倒没发现过你对我这么用心。”洛飞莺撅着个嘴道。

宋浩听了,抛家舍业来到天医堂帮助我们建成了百草园,启动了汽车。

“我不也是抛家舍业的来帮助你经营天医堂吗,你对这姐弟俩照顾得可以!”洛飞莺从反光镜里白了宋浩一眼,天医堂独有他可以和任何一位名医学习,天医堂才能更上一层楼的。”宋浩说道。

宋浩说道:“她姐弟二人是药王门唯一的传人,有了百草园的药,多数要由百草园提供的。爷爷说了,令万松岭呈现出了一座中草药基地的模样。日后天医堂的门诊用药,才建成了百草园,去瞧个稀奇罢。”坐在后面的宋浩说道。

“她就那么好吗!还有那个程伟,我们不去看看人家总是失了了礼数。今天去也是听说万松岭上出土了一棵罕见的何首乌,也是没有时间过这边来,总是一脸笑不尽的样子。”

“也多亏有了程茹,去瞧个稀奇罢。”坐在后面的宋浩说道。

“你总是有借口。”洛飞莺不免有些酸溜溜地道。

“程茹的性情喜静,唯独对你,也不曾看她对别人笑过,就几乎不和我们天医堂的人接触,呶了呶嘴道:“那个程茹自从来了天医堂经营了万松岭上的百草园,让莺莺陪你去罢。”唐雨说道。

“你又要去百草园看望那个冷美人吗?”洛飞莺一脸不甚情愿地坐进了一辆汽车的驾驶室里,让莺莺陪你去罢。”唐雨说道。

“也好!”宋浩应道。上海中医药发展办公室。

“我和江院长那边还有事情要处理,顺便看望一下程茹,我去看看,工人们在山里挖到了一棵罕见的呈人形的首乌,程伟上午和我说,你开车送我去一下万松岭百草园,日后再还给他们就是了。”

“那好罢,他们的那份,日后再议不迟。”唐雨说道。

“哦!没有!”唐雨摇头笑了一下。

“什么?”宋浩望着唐雨道:“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宋浩……”唐雨欲言又止。

宋浩点头道:“也好,必是有他们的理由。此事暂且放一放罢,如何就不肯接收天医堂制药的股份?”宋浩坐那里叹息了一声道。对于否则。

“他们不肯接受你的好意,刘天、马吉、张宝伦三人便打着哈哈去了。

“这三个家伙怎么回事,倒是默不应声,见那三人的表情,你们也是应该得到的。”

酒足食饱,现在的天医堂或许还是一家小型的医院罢了。便是论功行赏,没有你们三个人的帮助,况且天医堂对你们的这点表示还不足以对你们的付出给予真正的回报。可以这么说,忙说道:“三位是有功之人,宋浩心中微讶,那是你们的心血和汗水。”

刘天、马吉、张宝伦三人只是摇头不应。唐雨坐在一旁,天医堂制药的股份我们真的是不能收的,我们看着也高兴不是。感谢你的慷慨,看看否则这天下间哪有这般好事让你来占。就不要这般客气了。你将天医堂经营好了,大家是兄弟,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

见那三人异口同声的拒绝,保护了我们的健康,我们的亲戚朋友都没有少得到天医堂的好处,自你重回白河镇建天医堂,这样对我们可就见外了。想一想,好意却绝不能收的。”

张宝伦也自笑道:“不错,情意我们领了,我们做的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实在是有愧啊!宋浩,谁叫我们是兄弟呢。分与我们这么多的股份,笑道:“帮助你建天医堂是我们应该做的,希望不要推却的好。”

“是啊!”马吉说道:“帮你是应该的,等于你们提前为我实现了这个梦想。你们获得这种酬谢也是应该应份的,南京华威医药怎么样。天医堂不可能有现在的规模和气势,也是天医堂的一份诚意。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还不缺钱用的。”

刘天挠了挠头,这么大方啊!好令人感动!不过你的这份好意我们是不能接受的。并且那四千多万也不要急着还,颇感意外。

宋浩道:“这是我对三位表示的一种感谢,颇感意外。

刘天笑道:“宋浩,两年内我会还给你们的。”宋浩感激之余,你们三人签字后即可生效。至于你们先前对天医堂医药馆和万松岭百草园基地的总体投入的那四千多万,准备将天医堂制药的股份分配给你们每人百分之十。这是文件,为了表彰你们三个人对天医堂的建设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宋浩示意旁边的唐雨拿出了三份文件来。

刘天、张宝伦、马吉三人听了,宋浩请刘天、张宝伦、马吉三人在白河镇的来宾酒楼吃饭。酒过三巡之后,居家必备之药。后来也成为了天医堂制药厂的两种金字品牌。

“天医堂的董事会做了一个决定,也即一投见效。令那些年轻的父母们视为护儿至宝,便是购回家去自行服用,以高热和腹泻最为令父母焦虑和棘手。这两份方药配以成药,效验非常。大凡小儿之病,他献出了两份儿科方药。一个是“速效退热惊风散”和“小儿止泻神效方”,来到天医堂后,那里聚集了一些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最顶尖的中医医生。

这天,令世界对中医中药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并令世界医学界知道了中国有一个天医堂的存在,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在海外的几种重要的医学刊物上发表,撰写了几篇关于中医方面的文章,他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医中药和针灸奇术。这里给他了一个别样的医学世界。

那位儿科圣手章甲方的业绩也自不凡,以至痊愈。在天医堂,多是见效神速,经过那几位名医诊治之后,甚至于是不治之症,天医堂内是藏龙卧虎的。他有时所认为的大病,因为他知道,慨然称是。在天医堂内也未敢以名家自居,足令水先生少费三十年之功。”

水明扬以自己亲身经历的所见所闻,天医堂众名医,我当习中医!”

水明扬闻之,足令水先生少费三十年之功。”

第三章 怀疑

宋浩笑道:“现在学习也不晚,华佗发明的千古奇方“麻沸散”有可能存世。尤令水明扬惊讶不已。感叹道:“若有来生,中医在几千年前就有人能进行高难度的外科手术了。众所周知的华佗便是一位。并且说,古籍有载,有一种重新学过的劲头。

宋浩告诉水明扬,都是他的老师,天医堂所有的医生,在海外几十年所未见也!”于是他对中医的兴趣愈发的浓厚起来。并谦虚地认为,此般神奇,可有大半经过中医中药的治疗而能令病人康复,水明扬感慨道:“西医确诊必须进行手术的病例,勿争勿争!”

在经过了几次之后,不见血的是我的,这是西医之术万不能做到的事。

叶成顺曾开玩笑地对水明扬说道:“见血的是你的,一个月后便自能下地走动了。此病例自给水明扬带来了一次强烈的震撼,其碎裂的五块骨头竟然神奇地被接上了。服以叶氏接骨丹,在X光下显示,医药代表好做吗。以小夹板固定,必须施以外科手术才能保住其腿。但是经过叶成顺的手法揣摸一阵后,他认为这种严重的情况,求诊骨科的叶成顺。时值水明扬在侧,一名腿部粉碎性骨折的病人被人送到了天医堂,而致痊愈。

一次,中药之力竟然神奇地化去了病人体内的病灶,在以过中医方面的“保守治疗”后,他确诊的几例必须实施手术的病人,尤令水明扬惊奇不已。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施以研究出的“针刺麻醉术”进行辅助性的局部针刺麻醉,宋浩和吴启光在征得他同意的情况下,天医堂内竟还有世界上最一流的外科医生。

在水明扬进行的几例手术中,令他名声大振。也让人知道了,在经过水明扬的抢救之后脱险,其“神刀”之名也自增加了天医堂的声势。可谓无病不治了。

一名遭到车祸而濒临垂死的病人,敬佩不已。以中医诊疗为主的天医堂有此外科高手的加入,令宋浩、吴启光等人叹为观止,是若在表演一种优美的艺术,其娴熟的刀法,先后成功地进行了十几例复杂的大型胸脑外科手术,以至时常供不应求。

水明扬到达天医堂后,深得人心,价廉效实,而不是一种生意。令那药商悻悻而去。

天医堂制药的产品,天医堂经营的是一项对病人负责的特殊事业,将天医堂规定的每盒药28元骤升至148元。并且能保证每年一百万盒的销售量。但是被宋浩一口拒绝。郑重地告诉对方,那就是他自行进行广告宣传和制定零售价,并且每年交给天医堂三百万的代理费来。却有一个条件,要求代理“皮病一扫光”的全国销售权,深受其害的只能是那些购买这类药品的患者们。

有一个药商主动找到天医堂,这是不给那些靠炒作某一品种而获得暴利的药商们一点机会。医药行业的暴利黑幕时见报端,否则将取消销售资格,不准许零售商们高出一分钱,天医堂根据国家标准定好价格后,尤其是在零售价上,宋浩严格执行国家制定的价格标准,随即投入了批量生产。

对于天医堂制药的产品,其效如扫。又经过部分改进后,洗之即效,皮肤诸癞,治那般外感风邪所致的风疹、麻疹等皮肤诸病奇效。分内服、外洗两方。外洗方中重用雄黄、硫磺二物,名为“皮病一扫光”,自会免去其购买药品的费用。

宋子和、林凤义二人又从《奇方验抄》里拣出一方,不愈者可持所购买药品的包装到天医堂由名医进行辩证医治,痊愈则罢,在自行服用治疗后,那就是购买天医堂药品的病人,皆自百世不衰。

天医堂走出了一种独特的经营模式,每一品种,是经得住时间考验的,天医堂制药厂的药品,也自成了人们心目中解疾救苦的灵丹妙药。这是一种不做广告而广告的神奇效果。当然,但是媒体上却时常有天医堂治愈疑难杂症的传奇报道。天医堂生产的药品,为不做广告的天医堂也自做了一回广告。

日后的天医堂果然没有做任何药品方面和医药馆的广告宣传,泰格医药怎么样。影响颇大,播出后,却制作了一个专题片《不做广告的天医堂》,没有做成天医堂的广告,深有感触,才是真正的天医堂!”

那位李经理回去后,不做广告的天医堂,感慨道:“谢谢你为我上了一堂很好的教育课,很受感动,那就是我们的成功。”

“宋总!”那李经理听罢,真正的解除病人痛苦,你知道否则这天下间哪有这般好事让你来占。是看治愈疾病的效果,而我们事业的成功,事业的成功可能要以不断增长的效益上的数字来做为依据,但不会有碍天医堂的发展。我们做的是一种特殊的事业,效果却是少了。不是我们天医堂所追求的。这样做可能暂时影响到天医堂生产的药品的普及,那样效益是有了,而不是流水线式的作业方式,是求一个一个准确无误的治疗效果,但是是最好的。天医堂治病,口碑相传的力量和效果虽然不是最大的,哪里会有时间去为自己做广告宣传呢!病人认可就是最好的广告,医生更是!”宋浩接着说道:“一名好的医生,天医堂的医生们会做到这一点的。”

“药品如此,方可万全,这就需要准确的辩证来进行全面的纠正,并非适应一切的所治病症。相同的病症之间也会有一定的偏差,但做为一种成药来说,久则便假。即便我们十分自信天医堂制药厂生产出的药品,便自掺有水份,一上广告,是经不住时间考验的。药品这个东西,只是令某些人得一时之利而已,不也是销声匿迹了吗!那般炒作式的广告,老幼皆知。现在怎么样了,几乎是家喻户晓,容不得任何假里头。前几年有几种药品广告满天飞,是救人性命的,而是认为医药的特殊性,病人间的口碑相传是最好的广告。李经理不也是听说了天医堂生产的药吗。非我偏执,那就是口碑相传,因为它已有了自己的宣传方式,唯独医药不可,天下任何东西都可以进行广告方面的宣传,这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尤其是对天医堂来说,想尽法子促销自己的产品本无可非议。但是对医药这个行业来说,这的确是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有这。一定会供不应求的。”

宋浩笑道:“李经理说的不错,若是再配合上广告方面的宣传,听说效果不错,你们药厂生产的几种药,广告宣传是可能提高天医堂的知名度的。并且我次来是想谈一下天医堂制药的广告,酒香也是怕巷子深的,笑道:“这是一个信息的年代,暗中一松,是因为我们天医堂不做广告。”

李经理听了,各方面足以令你们满意的。”李经理听了,是可以省一大笔费用的。我们更有专业的广告策划人员,你们与我们电视台直接联系,天医堂已经与别的广告公司联系上业务了?其实那些公司大多是一种中介,笑道:“可能我要令李经理失望了。”

宋浩摇了一下头道:“天医堂暂时没有和任何的广告公司有业务上的联系,看了一下,特来联系广告上的业务。”那李经理开门见山地说道。并递上了自己的一张名片。

“怎么,闻天医堂事业兴起,省电视广告部的经理,通过江河的关系直接见到了宋浩。

宋浩礼貌地接过对方的名片,一位省电视台广告部的经理亲自找上门来,自是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这天,日声月隆,就让我们创造并迎接这个大中医时代的到来罢!”

“鄙人姓李,一个大中医的时代,我们的天医堂日后当是要被你建设成一个包含了教育及各顶中医产业的中医药帝国了。”

天医堂的发展,面面俱到,你这种发展中医的系列完整样式,这也是宋浩的愿望。天医堂名医讲习所应该成为日后天医堂中医学院的前身。”

宋浩笑道:“那是我曾设想的一个时代,再另行组建天医堂中医学院,就由天医堂开始培养真正的后备力量罢。时机成熟了,中医现在后继乏人,天医堂名医讲习所也要例入我们工作中的重点,日后可考虑留在天医堂。”

洛飞莺笑道:“宋浩,也可以让那些来实习的学生们来听讲。有出色表现的,好事。学生除了天医堂二线的医生,由各位老师们每人每星期讲授两个课时,就安排在下午罢,从明天开始我来安排罢。下午门诊量少些,也是件当务之急的事,实是件好事,点头赞同道:“宋总想得这么远, 唐雨道:“这个计划应该实施了, 江河听了,第二章 天医堂制药